養豬國寶
育嬰假爸爸
台中甜柿農家
文華與雪晴的移動...
張雨生之家
嘉義東石養蚵人家
新手奶爸
台北模特兒
不神秘伊斯蘭
我的單親爸爸
日籍婚禮攝影師
台北搶錢家
緬甸媽媽的破酥包
土豆世家
尖尖的家愛唱歌
郵差阿家
馬祖藝術家
東海身心障礙促進社
北縣消防隊
外省菜•母女•情
五姐妹之家
金瓜石插畫家的石...
狗狗訓練學校
腦麻兒家庭
彰化媒人家庭
足畫家的成家夢
醬園春秋
龍鳳胎之家)
夥房裡的孩子王
17歲的小董事樂團
野戰客家
地下樂團坦娜普
妹妹往南走
流浪動物之家
漂洋過海來唱戲
白河三合院
老爺與Ju-Ju的田園夢
老夫老妻的馬拉松
三峽課輔班
萬里伯母
越南姊妹花
花蓮溼地我的家
刺青家庭
九份魚丸阿嬤
台南老男孩
埔里阿嬤的寶貝孫
單車小賢
看不見的幸福
少年誦經團
光陰的故事
  金瓜石插畫家的石頭屋花園
 

在台北縣金瓜石的山坳裡有個可愛的石頭屋花園,這裡門前有小溪,旁邊有大海,男主人嚴凱信和女主人崔崔,都是國內知名的兒童插畫家。不過,與其說他們是插畫家,不如說插畫家是他們的工作,而他們真正的本業是認真過日子的玩樂生活家!

男主人嚴凱信喜歡騎單車和划獨木舟,閒不下來的他,一有空就隨手做點木工和金工。生活中最快樂的事就是把親手做的木箱和鐵絲籃送給老婆崔崔,然後等待對方一連串的讚嘆和驚喜。他認為,與其花錢去買雜誌上那些昂貴的生活雜貨,不如自己動手做,創意還多更多。

女主人崔崔喜歡園藝,然而金瓜石的土壤貧瘠,根本不適合耕種,不過,原本就是個園藝門外漢的崔崔並不死心,她在網路上到處詢問專家,硬把一雙畫畫的纖纖玉手變成不怕泥土的綠手指。現在她的花園裡,最愛的玫瑰和香草植物長得可肥美了,這讓崔崔每一餐都有新鮮的香草可以入菜。崔崔最近迷上多肉植物,最愛把不同種類的多肉植物種在同一個花器裡,她說,玩組合盆栽就像畫油畫一樣,加加減減,這次這樣組合,下次再看到或許又會有不同的靈感。

對凱信和崔崔來說,追求體制外的自在生活,不要隨俗起舞是他們共同的目標。用這樣的方式教出來的小孩,自然也跟同年齡的孩子不太一樣。目前就讀高一的哥哥嚴寬喜歡閱讀和做菜,而國三的妹妹容容,最愛獨木舟、烘焙和縫紉。

哇,看到這裡,你會不會好奇,這家人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呢?其實這對夫妻曾經也是乖乖打卡的上班族,能有今天,可是經sjue歷了一番掙扎取捨的唷!

原來二十年前,凱信和崔崔都在新學友工作,負責教科書等兒童出版品的插畫。那時候凱信在新學友還當到插畫組長,待遇也很不錯,可是有一天,凱信忽然驚覺:難道人生只是這樣子嗎?那我再繼續做下去這樣我會怎麼樣?以後我會成為什麼樣?為了讓生活更簡單,多花點時間陪家人,在和老婆崔崔商量之後,兩人決定一起離開台北的大公司,回到基隆家中接案。

不過凱信想不到的是,自由接案的不安全感反而讓他比離職前更忙碌。因為接案的工作是沒有保障、沒有月薪的,他開始很努力的去接稿,反而稿子越接越多,常常好幾個晚上不睡覺都在畫畫。日夜顛倒的生活,慢慢為他的健康埋下問題。

十年前,因為喜歡金瓜石的山和海,在因緣際會下,夫妻倆買下當地荒廢了三十年的石頭屋,貸款的沉重壓力,加上生活中各種不順遂的事情,終於觸發了男主人凱信的躁鬱症。

那個年代還沒什麼人知道躁鬱症這個名詞,凱信只覺得他人變得很煩躁,甚至煩到沒辦法畫畫,於是決定去看醫生。凱信記得那時候醫生給他打了一針,整個人頓時放鬆、飄飄欲仙,獲得一種前所未有的平靜跟舒緩。接著凱信就開始吃醫生開的藥,然而醫生開的藥雖然有效,但是凱信吃了就睡,完全無法專心工作。

意志力堅強的凱信,不想太依賴藥物,決定主動出擊、擊退心魔。他決定每天去跑步,同時也開始用油畫探索自我。剛開始畫油畫的時候,凱信發現自己好想要一對翅膀,於是他畫了一系列有翅膀的人物,很多人都以為那是天使,「其實不是,」凱信說:「那是自己內在的慾望。」透過探索內心的慾望,凱信漸漸走出躁鬱的陰霾,也擺脫了物質的控制。

夫妻倆同時放慢腳步,一邊工作、一邊品嚐生活,不再把得失看得那麼重。崔崔說得好:「我們如果物質慾望不高的話,我就想我少買一樣東西,我就可以少畫一張圖,我就可以賺到時間。」

五年前,這家人終於存夠了錢,也有了時間開始整頓石頭屋,不過,他們面對的可是一間百廢待舉的老房子。這房子原本是礦工住的,屋齡有六十年,卻荒廢了將近三十年,崔崔和凱信接手的時候,房子周遭雜草蔓生,整個看起來就像鬼屋一樣。還好,學藝術的兩夫妻很有想像力,知道整理復原後會是什麼樣子。想知道崔崔和凱信如何發揮巧思,化腐朽為神奇嗎?石頭屋花園又?他們的生活帶來哪些樂趣呢?這家人的體制外生活到底是怎麼過的呢?那就千萬不要錯過這集的「誰來晚餐」唷!

 

哈哈,我本來很喜歡熱鬧的,就是像小女生嘛,喜歡就是呼朋引伴,逛街、聊天,我慢慢現在覺得園藝可以讓自己沉靜下來,發現一些身邊週遭的很小、很細微的事情,我覺得蠻好的,慢慢我就真的知道說原來獨處是真的用來享受的。

.

我沒有特別要求她的功課,只是說你認真就好了,每個人各有一片天嘛,讀書不是唯一的路,會讀書的人太多了,會玩的人太少了。反正我從小對小孩的方式就是做你想做啦,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就好了,不過家事不要忘了幫忙,有沒有聽到?還有你養的貓,貓砂要清啊,養的貓變成我在…哦!我好嘮叨喔!

龍君兒:
看到這樣子一個融合的關係,在山裡面走出自己的路,我覺得非常的感動,崔崔跟我說:「我的孩子容容剛剛跟我說,媽媽,當你不做的那一天,我會把這邊接手」,我覺得這是一種感動,很多事情一代一代,它是一個傳承,今天真的是我生命中值得紀念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