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就在表面」卡爾維諾如是說。
然,藝術是膚淺的。失去了眼耳官能的轉遞,藝術如何去彰顯它的存在?
一分半,90秒,2700個影格,能捕捉多少關於藝術創作形而下的表象,進而淬煉出
表象之上藝術家的所亟欲表達的乍現靈光或綿密叨叨的思維論述?
一如文學的翻譯,作者使用的原始語言被轉換成另一國度文字時,還能否完整傳達文本意旨?
這答案無庸置疑。
一連串吸引人的影格,或許論述不夠完備,但能直擊閱聽人的腦皮質留下印象,進而走入藝文展館欣賞真品或是認識過去從不知曉的藝術家,那我們的目的即已達到了。

藝術,是存在的,但需要被看見/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