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

小鷗想要促成上雲與發貴,藉故讓兩人獨處,但發貴卻對這樣的安排很反感,因為他心裡已經住著別人。
彩香為了讓秉仁安定下來,一起帶著小飛去動物園玩,卻換來秉仁明確告知不會結婚的消息。 喜餅慘遭坤哥退貨,小鷗只能將喜餅寄賣在大美店裡,被誤會是小鷗與發貴的喜餅。


第12集

彩香又被踢皮球的送到秉愛家去,這次換秉愛遊說彩香替她男友艾力克開健身房。彩香看不慣艾力克的所做所為,替秉愛不值。
小鷗回台北促銷喜餅,賺的錢送去給彩香,秉愛趁機要小鷗將彩香帶走,小鷗將她安頓在與秉信結婚時買的房子。


第13集

彩香發現阿信家裡有為她準備的水杯,她想起阿信傷心,於是離開住處,在路上閒逛,遇到來台北找她的一哥,彩香說不想回去阿信的家,一哥帶她去住青年旅社。

秉愛從大美口中知道媽媽住在青年旅社,不願她和一哥在一起,把彩香帶走。


第14集

小鷗遇到跟阿信長得相似的客人,但他隔天一早就要回國,只有一個晚上的相處時間。
彩香不再經營珍賀齋,要發貴另謀出路。他打算到台中做太陽餅,但搭車過頭到了台北,於是去找小鷗。小鷗帶發貴四處去品嘗有名的糕餅店,希望從中吸取情報。


第15集

小鷗帶發貴到她家住,隔天還說服大美讓發貴去店裡當甜點師傅。
一哥去找上雲觀落陰,希望蘇通答應讓他照顧彩香,蘇通要一哥找繼承人經營珍賀齋。
大美和小鷗、發貴吵了一架,大美的話語刺傷小鷗,小鷗傷心離開。


第16集

發貴找到麵包店的工作,但發貴看不慣麵包店偷工減料的工作模式,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小鷗送小飛回台南,正好幫珍賀齋化解了一段災難,彩香謝謝小鷗便給了她阿信的玩具,小鷗看著玩偶和玩具,像是聽到了阿信在要她留下來一起奮鬥。


第17集

一哥的爸爸一公要做百歲大壽,壽宴要珍賀齋舉辦,大家討論活動細節,只有小鷗提出的花招最對一公的胃口,就這麼拍板定案。
彩香不開心不願幫忙,小鷗找以前的師傅幫忙,卻處處被刁難,這時發貴就像有預感小鷗有麻煩似的,趕回來救場。


第18集

一公做完大壽後,彩香小鷗發貴三人都喝醉了,不知不覺簽下重開珍賀齋的協議,隔天在一哥的促成下,珍賀齋終於重新開幕。但彩香與小鷗卻還是常鬧意見。
秉孝聽說了珍賀齋重新開幕的消息,找齊兄弟三人商量把小鷗趕出珍賀齋。


第19集

秉孝用上雲這塊招牌來嚇彩香,說小鷗在此三天便會有血光之災,彩香聽信害怕,整天疑神疑鬼,三天到了當然沒事發生。
三兄弟沒得逞,趁著小鷗回台北,又設計了秉忠被仙人跳的遭遇,要彩香賣地契,彩香沒辦法看自己孩子束手無策,準備把地契拿出來。


第20集

小鷗拆穿三兄弟的騙局,三兄弟只能回台北。 珍賀齋面臨經營困境,小鷗提出改革,加入現代化的經營方式。 秉孝帶著女兒妮妮回來跟彩香道歉,暗地裡卻跟鄉親募款,說是妮妮要參加國際比賽為國爭光,募了一百多萬,秉孝拿到錢就趕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