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介紹 王浩一劉克襄

一切從早餐開始 浩克慢遊主持人/劉克襄

每次拍片都是前一晚抵達預定地,開會討論不說,隔日一大早,天色未亮,往往就得出門工作。早餐沒什麼好期待的,多半是一塊在地小店的蛋餅或麵包,以及飲料。一個上午的體力和精神,主要就是靠它支撐了。

這跟文字創作者的習慣完全相逆。早上是書寫最珍貴的時光,好整以暇的泡一壼茶或咖啡,徐徐品味,加上一頓豐盛的熱食。自己的創作若能夠維持在一個頭腦清醒的狀態,我總隱隱感覺,那是來自於早餐的力量。

但旅遊節目的拍攝像獵人走進森林,總要比獵物提早抵達現場守候。取景搶光,捕捉最佳畫面為第一要務,餐飲勢必將就,沒得選擇。這樣的工作模式,到了第三季,我才調整得較為習慣。但也愈發懂得從團隊工作的角度,體會這種因地制宜的艱難。

這樣的從簡吃苦,常讓我想起年輕時的長途走路。在郊野健行的觀鳥日子,背包裡總是放著饅頭和餅乾便上路,也唯有這樣的隨性,才有更多機會遇見驚喜。後來,我便有了一個自我解嘲的定義。一部高品質的節目,可能是來自於一份無法從容享用的早餐。如果早餐是豐盛的,等到飽足再出景,再綺麗的風光都會失去拍攝的最好時間點。

「浩克慢遊」捕捉的是小風小物,透過一份在地尋常人食用的餐點,參與拍攝和製作的人,對於拍攝地點的風土,反而懷抱更多的理解和珍惜。做為主持人,我們最愛接觸的也是這些閒雜之事,由此微觀人間塵世的起落,城鎮風華的變遷。早餐如是,中餐亦然,隨便一個空檔便坐下囫圇吞。印象裡只有晚餐,還有點像個吃飯的樣子,但那時多半己收工。飽暖之後,迎接在前的,又是另一天的開始。

也許你會認為,每個電視節目的製作都是同樣的過程,但我還是覺得差異鮮明。主持人雖是聽從導演和企劃的指示,在螢幕裡畢竟是扮演火車頭的功能。我們努力針對眼前的風物對話,攝影鏡頭亦附亦趨,掌鏡者自然而然會捕捉到不同的畫面。反之,我們也從拍攝鏡頭的專業取捨,撞見寫作者不易擷取的面向。而觀眾也會不自覺,從這兒找到生活的美善,或者看到不一樣的家園。

三年來,浩克有一種說不出的風格,一般以為來自兩個大叔的形影和講話形式,不同於其它旅遊節目,但背後製作團隊的辛苦運鏡、掌握節奏,以及主持人的密切互動,往往隱形於後而被疏忽。大家驚歎著綺麗的風景,有趣的人文對白,各種細膩角度的切換走位,背後製作團隊的操刀,更是居功厥偉。對這樣吃苦毫無怨言的拍攝夥伴和團隊,我們也一直心存感謝。

而這一切,都是從早餐開頭。我也習慣,樂於在拍片的時候,繼續跟大家一樣,吃到不怎樣的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