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記

公視表演廳    《神算記》

《神算記》是中國大陸劇作家林戈明80年代後的作品,原為湖北漢劇。80年代後期,這時機千載難逢、百年難得,是我心目中大陸戲曲創作最精彩時刻,政治鬥爭已停,傷痕檢視的差不多了,也還沒到「文化搭台、經濟唱戲」的時代,真是一生只有一次,《神算記》這部喜劇寫出了集體自我催眠的時代之音。
          這是個騙子的故事。主角金秀才,是一個單純呆板、無力謀生又屢次落榜的窮書生,他無意間得知鄰人走失牛隻的下落,卻對外宣稱他擁有神機妙算「超能力」,算出了牛的下落。為何說謊?只因家無存糧,想藉機騙取鄰人的賞錢,但這求溫飽的小騙局,卻為自己帶來無窮的麻煩。「神算」之名一傳十、十傳百,竟傳到了宮中,連皇帝都聽說了,特地差人宣他進宮,命他以超能力偵破宮中盜盃之案。金秀才雖然再三辯白招認自己不過是一騙徒,卻沒有人肯相信,甚至皇帝還說「你說你是騙子?好,我喜你騙、愛你騙,我還要求你騙呢!」
回想十幾年前,也是兩岸交流之初,湖北漢劇來台推出此劇,當皇帝向金秀才說出:「我喜你騙、愛你騙,我還要求你騙呢」,台下掌聲如雷,笑聲久久不歇。當時好像正是宋七力之類的事件喧騰之際,大陸編的新戲竟和台灣社會現象應和,這故事竟似有「普世價值」,觸動所有人心底的虛惶不安。戲好看,好在不僅演詐騙,更點出「期待被騙、渴望被騙」甚至「求騙」的心理。謊言都是自我欲望的投射,大家都想聽自己想聽的、愛聽的。「騙子不是天生的,除非受到鼓勵」,《神算記》又名求騙記,是個集體自我催眠的喜劇。
謊言滿台飛,唯一一個說真話的,竟是騙子本人。金秀才逢人便說:「我是騙子,我不會算!」卻沒有人相信,他被眾人拱為「神算金」。
《神算記》的懸疑竟是『不瞞觀眾、只瞞劇中人』。編劇沒有讓觀眾處於『隨金秀才一路猜誰是賊』的位置,而是讓觀眾心知肚明了然於胸之後,興味盎然的笑看劇中人的心理活動與周旋應對。「算」出了盜盃賊之後,金秀才也沒有在皇帝面前揭穿真相,他早就自顧不暇了,能碰巧「算」出盜盃賊向皇上交差已經是「芝麻掉進針眼裡--奇巧難求」,僥倖矇混過關還不趕緊開溜脫身?秀才哪有時間管得了其他呀?這是合乎性格的安排 -- 混過一關算一關,同時,也使得全劇的題旨因此而超脫於『善惡有報』之上。「放棄真理的澄清、放棄道德正義的追求」,是《神算記》對傳統戲曲的一大顛覆,戲看到後來,觀眾心理早已沒有什麼善惡是非的區別了,只在跟隨金秀才走完了一段求生之路的過程中,對人情世態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這戲的現代意蘊就在這裡:什麼是真相?    (  撰文/王安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