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TIFA–呂紹嘉與NSO《馬勒第七》】



寫天國美好後譜人間風暴,文字停止處卻又以音樂續紓胸臆,布拉姆斯的合唱名作《命運之歌》巧思轉折歌詞意涵,從悲觀到撫慰,用希望之光照亮晦暗。這裡有後期浪漫派最精到的合唱筆法,也有作曲家以抒情溫柔面對未知的信念。篇幅雖短卻音音如金,讓人聞之低迴不已。

作為指揮,執掌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他位高權重,受人尊敬;作為作曲家,面對自己的他卻永遠徬徨,在無止盡的質疑中以音符訴說充盈宇宙的感傷。馬勒是錙銖必較的管絃效果家,他的音樂將深邃龐雜與簡約樸實合而為一,各種衝突元素皆能盡收他的交響曲之中,每曲都是一個世界。在世紀之交,眼見美好時代即將離去,馬勒逃往童年,在那裡尋找失落樂土。歌曲集《少年魔號》以童稚質樸看盡世間殘酷,以此出發的第一至四號交響曲都可見魔號身影。交響曲第五號和第六號《悲劇》則是新開始,後者結構之精,更是不凡成就。

以此觀之,第七號交響曲或許最具實驗性質,好聽但也讓人費解。馬勒的聲響處理更上層樓,旋律譜寫推陳出新,終樂章混亂一如現實世界的結構,令諸多指揮名家卻步。在這場音樂會之後,呂紹嘉總監將和NSO 完成他的首輪馬勒交響曲之旅。究竟呂總監要如何處理第七號的繽紛豐富與天馬行空,在理性與狂想中找到平衡,就請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