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少女】



英文的世界裡,孝順這兩個字並不存在,最接近的字大概就是「filial obedience」(順從)或「filial piety」,某種程度上,這是專屬於中華文化的美德(aka束縛)。我們當然無須用二分法來歸納東西方的文化差異,對我來說,關鍵在於找到平衡點。

我們被生下來後,除了感念養育之恩外,說穿了,剩餘的人生就是,也只能是自己的。英國印裔網紅Jay Shatty發表的「人的一生只有九年屬於自己」短片頗令人省思:扣除掉睡眠、吃飯、上網、學習、帶小孩…,我們真正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令人驚訝且驚恐地,只有九年。

那,該怎麼樣,才能活出自己最想要的人生呢?這個問題雖老套,卻是亙古不變的中西主題。如果突厥沒有入侵,如果沒有家逢危機被迫代父從軍,木蘭或許沒有機會思考自己是否還有別的人生選擇。當然,我希望木蘭不是被逼去的,我盼望,她是自己想要去的。

因為不想過一成不變的人生,因為不希望終其一生都困在崇德村,如果有機會能夠出去看看這個世界,把屬於自己的那九年好好活過一次(古人更早死,所以時間更短,驚),這個轉機,這趟旅程— 你/妳,走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