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者】攝影 / 陳藝堂



「棄者」創作源起來自於,劉冠詳去年在墨西哥人類文化博物館看見馬雅文化的人形雕像,忽然有許多聲音在他腦海出現,如戰爭、暴力、慾望、痛苦,他穿梭在不同時空、場景的深刻經驗,激發他創作「棄者」。作品音樂中可以聽見家暴、動物垂死前的哀嚎、起乩自殘場景等聲音素材。那些原始而粗曠卻充滿力量的雕像姿態,也反映在舞者的形象上。劉冠詳希望能將如此有生命力的藝術衝擊,透過舞作傳達給觀眾。

舞作音樂有別於大多編舞家使用現成的音樂,劉冠詳:「我編舞的時候,是連音樂一起想的。要找到可以符合我腦袋裡的聲音的音樂,太難了。只好自己作配樂。」劉冠詳的曾祖父是盲人算命師,阿公則是爵士樂手,劉冠詳承襲了血緣裡聽覺敏銳的特質,小時候最愛的玩具是錄音機,著迷於聲音透過機器產生變質的各種可能性,這回創作「棄者」,更耗資購買音樂設備,拜師學藝,白天戴耳機玩鍵盤,晚上進排練場編舞。他認為,每首音樂都已經是獨立的作品,只有從自身的連結所編創的音樂,才能與舞作對話,共構出完整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