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演員表現

除了幾位老演員,李導演在《出外人生》也起用了多位新人。新演員有時很花時間,曾有一個鏡頭 NG了五十次,但李導演說對他們不能兇,只能一次又一次重來。至於老演員,康丁、席曼寧、蕭大陸、江祖平、李燕,他們的表現都可圈可點。

江祖平演活了出苦情的煙花女
江祖平從《後山日先照》和李導演合作,之後台視的《再見阿郎》、華視的《舊情綿綿》又再合作。在《後山》及《出外》兩部戲裡,她都扮演「堅強」的角色,在《出外》裡更是命運乖舛,淪落風塵、情愛悖離。

雖然比拍別的戲辛苦,但江祖平演得很有勁,她表示很開心能參與李導演的戲。她說:「李岳峰導演是一位非常有耐心的導演,在拍這場戲之前,他都會先告訴我們上一場戲發生了什麼事、現在的心情應如何,讓我們很容易就融入。李導演常說,這部戲像他個人生命的回顧,每個角色都曾在他身邊真實活過,他特別有感觸。」

外省籍的江祖平,在李導演的調教下,閩南語台詞已說得沒有腔調。為了戲,她還練了幾首閩南語歌,一場茶室賣笑的戲,在「那卡西」老師一句句的教唱、伴奏下,她唱出〈望你早歸〉的淒惻情味。雖不曾經歷那個年代的艱辛,但江祖平盡力詮釋戲中苦情的煙花女子,被李導演評價為:「絕對有資格得金鐘獎!」

李導找蕭大陸演壞事做盡的地痞

至於蕭大陸,則在《出外人生》裡嘗試以前沒有的新戲路,演一個「集所有壞事於一身」的地痞,開色情茶室、養小弟、娶大小老婆,和好幾個人有錯綜的情仇,讓他大過戲癮。

只是,他至今仍想不通李導演為什麼找他來演「阿猴」。「導演真的很『大膽』!」他說,他也相信現在的觀眾比以前「聰明」,不會拘泥一個演員既有的形象,因此他豁出去演。蕭大陸是彰化縣社頭人,民國 71年來台北拍電影《晚間新聞》,72年起演出台視電視劇《情深幾許》,從此定居台北。他也經歷一段中部人來台北的「出外人生」,所以他很快就融入戲裡的氛圍。

蕭大陸講得一口流利的閩南語,但他認為李導演的閩南語更精準。李導演往往在鏡頭架好、燈光調好後,才把這一場要用的閩南語對白和演員講一遍。可能改變的幅度和原來的劇本差很多,對新演員而言,是莫大的挑戰,但蕭大陸卻能應付裕如;加上李導演脾氣超好,磨戲極有耐心,最後呈現的結果,大家都覺得很值得。

《出外人生》將上檔了,李岳峰導演和女兒怡慧的心情可說悲欣交集。父女首次成為工作夥伴,女兒的表現,父親表達了百分百的信任。只可惜母親不能一起分享成果。但李怡慧說:「我們天天都想、天天都講到媽媽,一件事情需要討論時,我們也會想,如果媽媽在,她會怎樣做。我們總是想到以前和她在一起時的快樂情景 ......」看來,李太太並沒有在這個工作組合裡缺席!

關於蒸汽火車 CK124
在戲未開拍、演員都還沒敲定之前,有一天,李導演和女兒談到當年蒸汽火車的種種,以及它的編號是「 CK124」。李怡慧於是上網去查資料,意外發現這列火車竟然還在台東車站,而且就在隔天,它會為「花東祭」旅遊活動出來跑兩天。劇組人員於是在不到二十四小時之內,開拔到台東,順利拍攝到「CK124」鳴笛行駛的珍貴畫面。在《出外人生》劇中,這列火車的「戲份」不少,它勾起了七○年代令人懷念的鄉愁滋味。

公視戲劇今年著重相容共生的族群主題
有別於 2006年,公共電視的戲劇以「關懷」為主題,2007年,公視希望透過戲劇喚醒大家,不要再用意識型態作無謂的內耗。不同族群的人絕對有能耐在台灣島內相容共生,大家攜手打拚,才能追求更安定美好的生活。回首台灣曾有過的經濟榮景,展望下一個奮起時機,愛與接納,是當下重要的課題。張朝晟組長指出,繼《出外人生》後,下半年公共電視的兩檔新戲,也將以外來族群作主題,希望民眾能從更多元、更深入的角度,來看待社會上人與人相處的問題。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新媒體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