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拍攝期間

李岳峰導演的另一個講究,是在閩南語對白的道地及鮮活度的要求。

精準掌握語言,擅長刻劃小人物
明天要拍的那幾場戲,今天晚上他一定在家裡花兩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先「順」過,一句一句琢磨。每個人的對白,都必須經他的腦裡先演過;他自己手上的那本劇本,一定是寫滿了紅色的字,等於再改寫了一次。李導演表示,他並不是否定編劇的功力,而是有的詞,他自己唸起來若覺窒礙,情感的表達也肯定不會準確。

過去的生活經驗、身邊幾本翻得熟爛的書,都讓李導演有能力讓老年人、男人或女人的角色,該在什麼樣的情境說出什樣的台灣話。他說,閩南語的內涵真的是豐富多層,俚語俗諺裡更包含著人生的智慧,而他的戲裡,好話壞話,都要有趣味性,並且符合那個角色。

和李岳峰導演有多年交誼的張朝晟組長,對於李導演刻劃小人物的功力十分推崇。他說:「李導演作品的最大特色,就是人物很多,而他最擅長描寫小人物,一些配角如《愛》裡的愛嬌姨、里長伯,都親切得像在我們身邊活過。這些角色,後來都比主角耀眼,至今南部的鄉親們都還津津樂道。」

以火車牽引出濃濃的出外人鄉愁

對六、七○年代出外討生活的台灣人來說,火車,是很重要的交通工具。離家和回家之間,走的都是鐵路。在《出外人生》裡,火車和火車站一再地出現,深刻傳達了出外人的各種情緒。

為了重現當年場景,公視和李導演和台鐵接洽,找到了一列編號 CK124的蒸汽火車,它放在台東車站,外型及機能都還完好,多次稱職地在戲中演出。而火車站的場景,則取自花壇台灣民俗村裡的台北火車站縮小版,也儘量忠於該劇的年代感。

廟宇象徵出外人的原鄉精神繫連

劇中還有一個比火車抽象、但更能傳達出外人與原鄉永不斷離的「精神象徵」,那就是廟宇。李導演說,小時候家附近有五府千歲或太子爺之類的廟宇,那是早年從台南縣各地出外到高雄謀生從故鄉廟宇分靈而來的。每到黃昏飯後,一些大人小孩就聚集在廟埕打鼓舞獅或扔石鎖、「操兵練武」、談天說地。這是當地「出外人」與遙遠原鄉精神上的聯繫。

在這部戲裡,李導演用的是媽祖廟。因為媽祖是全台最普遍的信仰,全台共有三百多處媽祖廟。戲裡是以嘉義東石的媽祖廟為場景。媽祖婆溫煦寬厚的愛,讓離家在外的遊子,也能時時感受到;縱使外界的誘惑重重,終能護持著遊子守住本心,不至成為「歹子」。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新媒體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