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賣 後媽 我的女兒 和我們的心事

燒賣是貓中途之家負責人,他和在親子刊物工作的靈姝結婚11年,靈姝是大女兒靜靜的後媽,也是燒賣最堅強的後盾。相較於爸爸,靜靜更願意和後媽靈姝談自己的心事,究竟靈姝和靜靜的母女情深是如何建立的呢?這家人又如何看待靈姝這個後媽角色?

當後媽最難的事

10多年前,靈姝因工作認識帶著女兒的單親爸爸燒賣,兩人談戀愛時靈姝的爸媽極力反對,擔心女兒一結婚就要當人家的後媽,但靈姝自己卻不忌憚,反而是等到婚後生了小兒子喆喆,才開始憂心自己對兩個孩子的公平性。

10歲的小兒子喆喆和靈姝很親密,靈姝擔心自己和喆喆的親暱互動會讓靜靜不平衡,會儘量避免,只是處於青春期的靜靜又是怎麼想的呢?

夢想與麵包的拉扯

為了照顧流浪貓,推廣流浪動物議題,燒賣賣房又賣車,還研發出全台首創的有機「貓糞肥」,希望能轉型為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然而「貓糞肥」的產值目前還追不上現金流的短缺,這令燒賣很焦慮,不只為了貓屋要活下去,他也心急著要撐起這個家。

這幾年,家裏的開銷大多仰賴靈姝一份薪水,但她不以為苦,雖也擔心沒有存款應付意外,但比起錢,靈姝更希望燒賣能逐夢成功,用身教為下一代建立起友善動物的理念。

夫妻間的教養衝突

靜靜休學2年來,自主學習進度緩慢,生活找不到目標,讓燒賣和靈姝很擔憂,夫妻倆多次討論靜靜的問題根源,也檢視自己身為父母的職責。

尤其重視實踐的燒賣很看不慣女兒耍廢、光說不練,靜靜也為自己達不到爸爸的期望而感到沮喪,父女之間愈來愈多摩擦,靈姝常居中調解,有時還會延伸成她和燒賣兩人之間的教養衝突。

父女難解的習題

青春期的靜靜特別喜歡一種來自日本的「蘿莉塔文化」,衣櫃裡擺放了許多套華麗又可愛的洋裝,但這類風格燒賣卻很不能接受,覺得是「物化女性」,父女倆曾為此吵架,一直沒有共識。

最近燒賣提出靜靜成年後就搬出去學習自理的想法,也讓和姊姊感情很好的小兒子喆喆不太開心,小小年紀的他對於大人的世界似懂非懂,但他也有自己的看法想要表達,他是如何看待家裏這個難解的習題呢?又是哪一位嘉賓會上門來了解他們的心事?(企編/謝嘉凌)



主人的話



喆喆:我不是很喜歡這樣,因為如果整個房間都變我的話,我要整理的東西就會變越多,這樣的話就沒人陪我聊心事。好啦 媽媽會跟我聊,但是就不會聊爸媽這件事情。

靜靜:我覺得爸爸是很顧慮到我們的,不是像網友說的那些物質上的顧好,是在某一些概念上面以身作則,我覺得這個才是我跟阿喆現在最需要的,所以我希望爸爸現在這個夢想也可以一直持續下去。

燒賣:今天我聽來賓的分享,我就覺得也許從當中找尋值得鼓勵的地方,然後多一些正面的引導,是一種不錯的作法,也許我應該要多一點這樣做。

靈姝:有時候可能還是父母自己操之過急,就是我自己可能也得再調整一下,我們還是好像還是很容易用我自己主觀的判斷,去判斷說孩子到底長好了沒有,孩子自己可能有他長大的節奏。

來賓的話



唐鳳:我覺得說這個家庭之間互相支持的這個力量,當然不只是這個事業,而且也是小孩的學習。
就像剛剛我最後說的,都是在學習怎麼樣子去跟一種不確定性去相處的這樣一個過程裡面,那我覺得這個其實是,就是家長能夠給小孩最好的一個身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