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媽都是打火兄弟

大家印象中,火災前線救人滅火的消防員,多數是男性,但四歲的佑佑,和兩歲的小睿這對兄弟,他們不只爸爸是消防員,媽媽也是衝鋒陷陣的打火兄弟。

一家四口分隔三地,夫妻相逢在災區

王政力原本是電子工程師,和葉冠青都是轉業考上消防特考班,成為同學。兩人戀愛三年,結婚六年,現在分別在嘉義,新北兩地工作,有一對兒子佑佑和小睿住高雄,託外公外婆照顧,一家人分隔南北三地。

年初的花蓮大地震,全國各地消防隊趕赴花蓮救援,政力,冠青分屬不同搜救隊,卻相逢在災區,政力說:「救災遇到老婆,感覺得特別」。

家人無法同住在一起,政力和冠青這對夫妻聚少離多,只能把休假時間儘量排在一起,南北奔波,就為了多回高雄,陪陪兩個兒子。

媽媽是打火兄弟,更是大力士

冠青特考班受訓結束,就分發到新北市的消防單位服務,對她來說,特搜隊算是第二個家:「因為大家長時間相處,我們做二休一,一待就是48小時,都跟這些同事工作,生活在一起,是朋友也像家人」。

在青一色的打火兄弟中,冠青是隊上唯一的女性,男女最大的差別在體力,她常要背著空氣瓶等全身裝備,爬上十多層大樓救火,和大家一起衝鋒陷陣,體力雖不如隊上的男同事,但她還是忍耐達成任務。隊上兄弟叫她大力士,因為她可以一口氣扛起,其他男生搬不動的大型船外機。 兩個兒子在高雄,休假才能看到,即使有外公外婆照顧,還是很黏媽媽,為了多陪小孩,冠青常等到孩子完全入睡後,半夜偷偷的從後門溜走,搭夜車回台北上班。

有一次冠青準備去搭高鐵,以為大兒子睡著了,結果兒子突然醒來,不見媽媽,哭著跑出來,一路跟她到高鐵站,讓她心酸得想哭。

所以兩個兒子只要一看到媽媽,立刻黏在媽媽身上,還好媽媽是大力士,一次抱兩個,也沒問題。

來不及搶救父親,政力永遠的遺憾

政力一開始和冠青,同在新北市的消防單位服務,兩年前,嘉義老家的父親心肌梗塞,政力接到母親心急如焚的電話,卻因人在新北市,無法親自即時搶救父親,如今父親仍昏迷臥床,成為他永遠的遺憾。

政力的爸爸是公務員,父母感情很好,原本盼著退休了,可以一起遊山玩水,但人生的意外,卻比明天先到。政力擔心媽媽,因此和冠青商量後,請調回嘉義服務,放假常帶著兩個孩子回來看媽媽,希望媽媽早日走出傷痛。

卡哇伊兩兄弟

爸媽都是打火兄弟,也是佑佑的大偶像,他常說:「我要當消防小英雄!」

佑佑從小喜歡消防車,最喜歡的卡通是「救援小英雄-POLI」,還會模擬消防車,警車,救護車各種不同長短的鳴笛聲。

佑佑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媽媽冠青上班不在身邊時,他總會看著媽媽的照片,想念媽媽,讓人看了好捨不得… (文/潘雪玲)



主人的話



王政力(爸爸):媽媽打電話來時,一邊是吵雜的救護聲,一邊是媽媽很緊急的聲音,說爸爸發生意外,那時我腦中一片空白,趕快坐高鐵趕回來。
自己本身也是救護人員,結果當時無法即時親自伸出援手,搶救爸爸,回來時,看到爸爸全身插滿管子,在那邊一動也不動,真的很遺憾。

葉冠青(媽媽):有一次我以為他(大兒子佑佑)睡著了,要去台南站搭高鐵回新北市,因為上班快來不及,結果他突然醒了,哭著跑出來,然後一直跟我到高鐵站。
他有一個表姐,他常會問表姐,為什麼你爸媽都可以每天回家跟你一起睡覺,我爸媽都不行,雖然是童言童語,聽到還是很辛酸。

佑佑(大兒子):我也要當消防小英雄!還有媽咪,我還沒睡著,跟睡覺時,你們都不要先偷偷的溜出去啦…

來賓的話



kiwi姊姊:我相信這對爸媽,一定有做足很多陪伴這件事情, 因為小孩子看起來是穩定的,是在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的,你看兩兄弟笑得多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