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跟我一個樣

2017年夏天,台北一個傳統市場突然變成網路上的打卡熱門景點,市場乾淨整潔之外,各個攤商的門面更是設計感十足、各具特色,蔬菜水果、生活雜貨擺放得超有風格,大家說它是「文青菜市場」。除了來自國內外的設計師之外,一個原本髒臭的傳統市場變漂亮,有很大的原因是士東市場自治會多年的努力。許桂招是士東市場自治會的會長,選上會長之前,她是花店老闆娘,她說她以前真的不覺得市場很臭。

「我有一個客人,常常開著跑車來買花。有一次他跟我講『你們市場好臭!我小孩都不喜歡來。』,我覺得很奇怪,真的很臭嗎?」不過她自己也很不喜歡市場裡的廁所,那是她工作裡最痛苦的一件事情。「廁所很髒,總是飄散恐怖的味道,地上很黏,上廁所都要把褲管拉高才敢走進去。」

選上會長之後,她第一個工作是「打掃」,尤其是改善臭味。「就算攤商們把自己的位置清潔乾淨,但沒有人管的水溝其實藏汙納垢,我們決定要從這裡開始做起。」她帶著清潔工晚上進場,認認真真的把水溝裡的陳年汙垢全部清乾淨。「半夜工作很辛苦、晚上又熱,很多清潔工都受不了,馬虎應付、抱怨連連。對他們來說,以前都不用做這些,新的會長上來要求很多!」

還有一個很重要卻總是不被看見的是冷氣管線。「市場的夏天常常被抱怨冷氣不冷,甚至經常跳電。夏天跳電對傳統市場是很不得了的事情,生鮮會壞掉。因此攤商們會自備發電機,整個市場又熱又吵!」許桂招上任之後才發現,市場的冷氣管線和濾網非常髒,也許根本沒有清潔過。自治會立刻請人清潔,後續定期保養。誰都沒想到,只是清水溝、處理冷氣通風管,會是市場環境翻轉的兩大關鍵。

其實在市場做生意的道理很簡單,提供一個乾淨清爽的環境,消費者感受到這些改變,自然越來越願意上門。最近幾年,很多年輕媽媽帶著孩子來逛市場,甚至有幼稚園老師帶著小朋友來參觀市場,認識我們每天吃的食物。

許桂招是個道地客家人,她的個性剛硬有原則、刻苦耐勞願意拼命。剛當上會長時還在摸索市場的問題,確定方向之後,她嚴格要求工作確實落實、依照規章管理、鐵面無私。慢慢的,乾淨整潔的市場傳出了名聲。正好花藝師凌宗湧想舉辦一個市場改造活動,選上了士東市場,為市場攤位設計、改造,才一舉讓傳統市場整個翻轉。

市場複雜 但是家事才是人生難關

大家都會覺得許桂招是個成功的管理者,但是一個能幹、為家計生活打拼、家庭職場兩頭都要兼顧的女性,在傳統社會裡,不總是受到讚美的。她結婚後就跟婆婆住一起,先生又因為工作外派花蓮的關係,一周有四五天不在家。照顧三個孩子、拚家庭經濟、存錢買房、照顧公婆,擔子全部落在她的身上。為了家計,她一天做三份工作,早出晚歸,晚上經常來不及煮飯給孩子們。婆婆對此非常有意見。「婆婆希望我做生意也得早點回家,煮飯給公婆和孩子吃。但是我真的很想拚賺錢買一棟自己的房子。」

很有生意頭腦的許桂招,其實是樂在工作的,儘管奶奶不是很贊成,但全家人會一起幫著媽媽完成她的工作。先生總會居中為太太說話,大女兒總是做好姐姐的角色,帶著兩個弟弟去市場幫忙賣花、賣水果。

好不容易三個孩子都長大成人,她總以為人生關卡應該全都順利跨過,但是當年的媳婦熬成了婆之後,許桂招發現,她的媳婦跟當年的自己一模一樣。大兒子的太太是個美髮師,她很熱愛工作、很有學習的積極態度、也很需要長時間工作。角色轉換,熬成婆的媳婦又回怎樣對待年輕的下一代呢?

她其實經常面臨心中兩種聲音:「家裡又不缺錢,媳婦就回來專心帶兩個小孫子吧,我就是錯過了三個孩子的童年」;「她有夢想還是應該要去實現啊,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家庭重要?還是個人重要?難道女人一定要二擇一嗎?可不可以跳脫這個框框來思考呢?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會有其他的選擇嗎?

婆媳之間從來都不是女人的戰爭,而是有關於生而為人,能不能掌握自己人生的問題。(文/黃惠玲)



主人的話



婆婆阿招:對於大兒子和媳婦忙於工作,桂招姐有她的擔憂和想法。我喜歡陪孫子,但也擔心兒子媳婦太忙,錯過了小孩的童年,希望她能夠在家裡帶小孩。但是我也知道我媳婦簡直就像我年輕的翻版:她熱愛工作、追求成就感。那我們就尊重,那現在就是小孩就是我們幫她看,就讓她去好好做她喜歡做的事。

媳婦雅萍:因為我工作時間比較長,跟爸爸媽媽一起住,他們會幫我帶小孩,不然我下班回來都10點了。有一次我連續兩天沒有看到女兒,她就媽媽,我好想你!可是我真的是很喜歡我的工作,我喜歡在工作中尋找成就感,客人滿意我設計的髮型,總會令我感到驕傲。

兒子新正:帶小孩其實還蠻無聊的。她在工作上可以發光發熱,就讓她去自我發揮。

來賓的話



曾國城:婆媳之間的溝通很需要一些心與心的、很正向的溝通。我覺得有話直說還滿重要,找到說話的藝術,而且有什麼事情不要憋在心裡,不管是誰上對下、下對上,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