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溜溜的她
飛躍的羚羊
新不了情
三個夏天
那一年我們去看雪
袋鼠男人
少女小漁
我歌我泣
搭錯車
多桑
超級市民
又見阿郎
海峽兩岸
春秋茶室
孤戀花
唐山過台灣

多桑
多桑電影promo



《多桑》導讀影評: 歐吉桑拍多桑─吳念真《多桑》(A Borrowed Life, 1994)

這個人有人叫他爸爸,老爸,爹地,或者老頭,或者「查甫老的」。
我們則叫他「多桑」。這輩子,如果有人問他年紀,通常他會說:我是「昭和四年」生的,所以從小我就學會一個公式,昭和加十四等於民國,就像民國加十一等於西元一九後面數字一樣。
至於他今年到底幾歲已經不重要了,不過,有興趣的話,你可以抽空算一算。
他是嘉義人,十六歲蹺家,十八歲跑到北部挖金礦。為什麼蹺家,他從不說。二十二歲給人招贅,二十四歲生下我。
長子得抽「豬肉稅」,所以我跟我媽媽姓「吳」,不跟他姓「連」,這件事他倒說了幾百遍,要我和我的以後子子孫孫都得記得是「吳皮連骨」所以以後交女朋友除了姓吳,姓連的不行以外,姓蘇、姓周的也要儘量避免,因為蘇、周、連幾百年前是一家。這可害我這一房的子子孫孫在擇偶時比別人少掉好多機會。
多桑年輕時每回想跟他的狐群狗黨去九份「趣味」一下,所編的理由都是去「看電影」,媽媽心知肚明,就叫我跟去。
有幾次,它把我扔在戲院裡,自己跑去跟朋友開心,不但如此,還要我記住電影內容,以防回家,媽媽「口試」。
我記得回家的路上,一群男人會在水池邊彼此擦去身上、衣服上可能有口紅印,香粉味,然後重覆在酒家內所唱的歌,踩著月光回家。
那真是美好的舊時光。可這時光卻維持不久。金礦蕭條後,我和多桑長去的地方可不是酒家電影院,而是一家我以前沒去過的店,多桑會帶一些東西進去,它們就會給多桑一些錢。
那家店的門口掛著一塊布,寫著很大的一個字-「當」。可我常把它看成「富」,以為是富翁住的地方。多桑失業後,學會打麻將,常跟媽媽吵架,媽媽常離家出走。
有一次,老師叫我寫信告訴警察,叫他們去抓賭博,我真的寫了,沒想到警察把信拿給多桑看,還讚美我小小年紀信就寫得這麼流順,不容易。後果如何?你們猜。
對了....有一次,他偷看我借來的PLAYBOY,罵我說不學好,我跟他說,我是在學英文,他瞪了我一眼,然後說美國女人size太大了,日本的比較好。
我還記得,多桑老年得了礦工職業病-矽肺,並且有了糖尿病,可是卻偏偏愛吃甜食。有一回偷吃蛋黃酥被孫子活逮,我們竟衝過去搶,像教訓小孩一樣罵他....
算了,一個人的一輩子一下子怎能講的完啊?看電影吧,電影就要開演了.....


導演:吳念真
演員:蔡振南、蔡秋鳳、陳淑芳、梅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