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琥 

 


 

  

黃小琥從小就喜歡唱歌,與姊姊是樂手有直接的關係;有一次認識的歌手要找代班,她穿著大嫂的洋裝上台後,就被問以後要不要上台,從此之後,黃小琥開始在高雄的酒店和夜總會駐唱,成為職業的歌手。

  ICRT有一位DJ-Duggy Day,認識黃小琥表演樂團的KEYBOARD手,他覺得黃小琥的聲音很特別,帶她去認識唱片公司的老闆,第一次去唱片公司面試時,黃小琥穿著T恤、牛仔褲,一臉素顏就去了,還被朋友唸說為何不化點妝再來;進入演藝圈之後,黃小琥並不適應,尤其剛開始上電視通告時,宣傳一直叮嚀看到誰一定要鞠躬,一定要如何如何等等,實在覺得自己不太適應演藝圈。

  直率的個性也反映在駐唱時,曾有一位客人將一杯酒及歌單、200元小費一起放到台上,立刻冷冷地拿起麥克風說:「這裡不收小費,不要把Piano bar的習慣帶到這裡,而且200元太少。」客人氣得差點衝上台打她,還好被工作人員擋下來。後來她逐漸學會圓融待人,越來越受歡迎,連非周末場也能吸引滿場顧客,竄升為台柱。

  雖然黃小琥因為『不只是朋友』專輯得到金曲獎,但是之後人生一路坎坷,五年的婚姻告吹,又沒工作、沒錢、唱片停、身體又不好、不能看小孩、台北沒有朋友,那時候整個臉都是痘子、內分泌失調,陷入人生第一個低潮,甚至有憂鬱症傾向,他常常把自己關在家裡面哭、提不起勁,看電視連看十六個小時,一直坐在那邊看到頭暈,不想出門,電話也不想接。

  離婚後,女兒的監護權判給前夫,直到女兒上高中的時候,總算回到黃小琥身邊。但從沒一起生活過的兩個人,都是個性十足,一度還把家裡所有的盆子都摔得粉碎。面對總總的人生低潮,黃小琥在多年之後,終於在蕭煌奇寫的「沒那麼簡單」歌聲中,開啟了事業的第二春。

  走過人生的低潮,黃小琥現在的歌曲大受歡迎,除了情場得意外,與女兒的相處也越來越好。黃小琥笑說:「我女兒看電視會轉頭對我說:『喔!妳也太肥了吧!』」女兒已滿24歲,有穩定工作,為訓練女兒獨立,她要求女兒付房租,不料女兒超級不爽,還在Facebook寫「沒想到我媽媽竟然跟我收房租』。

  黃小琥忍不住數落:「4千元的房租包打掃、包水電,還幫她換床單!」之前黃小琥跟媒體說跟女兒是室友關係,結果因為收房租,女兒回家後不高興說:「我們明明就是房東跟房客的關係。」黃小琥語重心長表示,收房租其實是要讓女兒培養金錢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