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 陳嘉樺 

 


  Ella會踏入演藝圈是因為參加電視節目比賽而開啟的,當時本來還因為太多人而不想排隊,最後在姊姊勸說下回去參賽,在比賽的過程中,Ella因為Selina下了台之後抱著她大哭而感到莫名其妙,相對於自己是屏東來的打扮,再看到Selina胖還敢穿著細肩帶的衣服,覺得他應該是擁有台北人的自信,雖然最後決賽時被淘汰,但因聲音辨識度高獲得簽約的機會,進而與Selina和Hebe組成女子團體,不過Ella對這樣組合充滿著不解,甚至有彼此無話可說的情形,直到同住宿舍之後,逐漸打破不熟的關係,成為彼此互相分享和幫助的好友,像是一起吃零食看星星或是有一起吃減肥餐的悲慘歲月,甚至化妝品一起用的情形。

  在後來的集訓課程,對從小在屏東長大的Ella來說有著新奇和些許不適應,像是要學習化妝時就差點戳瞎自己眼睛,不然就是化的不能見人,最後在大家的默契和努力下,超乎預期的的紅了起來,而三人的感情也越來越好。不過因為Ella活潑率性的個性加上出道時一頭短髮,中性打扮以及嗓音低沉,使得有人懷疑過他的性向,不過他堅持做自己,不被外面的想法所影響。

  雖然第一張發片就讓他們嚐到走紅的滋味,隨著人氣水漲船高,Ella也嘗試在演戲方面的發展,加上原本的演唱事業,Ella曾經覺得身心俱疲,有次生日當天Ella的同學大老遠從屏東開車到桃園片廠,原想幫他慶生,但他拍戲又頭痛,只好辜負他們的好意,累到只想逃。但身為家裏最大經濟支柱,她苦往肚裏吞,他說“我不想讓家人失望,這陣子我很怕跟媽媽講電話,因為我會好想哭”。

  有時候Ella會難過到覺得人生沒有方向,覺得很沮喪,讓他覺得徹底崩潰的是有次媒體說他遲到說謊,耍大牌,那次他工作完畢後回到家馬上換穿最簡單的衣服,抓起鑰匙、關掉手機,沒有目的地駕車在高速公路上邊開邊哭,並開始對自己的存在產生質疑,所有念頭一一閃過腦海,甚至連第二天報紙的頭版標題都出現了《S.H.E團體中的Ella昨日在高速公路撞車身亡》。也在心中寫下自己的遺書:房子要記得賣掉、錢分給家人後提醒大家省點用。除了這消極的念頭外,Ella也想過拋下現有的一切去流浪,她只要帶著一把剪刀就可以了,過著幫人剪髮維生的日子,反正她很會剪個性西瓜皮髮型,不怕餓死。其實Ella最大罩門是受不了被指不敬業,日前就是因被懷疑拍戲時跟導演不愉快,深覺遭抹黑的她難過落淚,她說:「我這麼努力拍這部戲,為何要這樣對我。」不過隨著兩位夥伴的支持跟鼓勵,Ella走出這樣負面的情緒,也比較能夠調適自己。

  在演藝圈十年,不只在事業上交出漂亮的成績,Ella在感情上也有了開花結果,雖然兩人認識多年,本來互看不怎麼樣,後來是偶然在一個朋友聚會中,大家坐在一起看DVD,他碰Ella的腿稱讚腿很細,手指頭碰了一下,讓Ella感覺有火花,隔天立刻約他去兒童醫院看小朋友。後來男友也常「假公濟私」送保養品討好家人,有次家族旅遊,男友厚臉皮跟去,Ella媽第一次看到準女婿,觀察他把食物吃光光,當下就讚他惜福節儉也留下好印象,兩人交往感情穩定,今年就要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