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一九四八年,台灣音樂家三郎為了逃避與童養媳春子婚事,以及實踐音樂理想,自日本來到上海,展開一段追尋夢想與情愛的歷程。而風姿綽約的舞國名花-雲芳,再次贏得舞國皇后的榮耀。返家途中,雲芳遇到被三爺手下追打的孤女五寶,挺身相救,在照顧五寳的過程中,觸動雲芳心中一股微妙的悸動。
在目睹五寳悽慘家境後,只好把五寶留在身邊。雲芳對五寳的愛憐,像暗夜中的芽,慢慢滋長。


第二集
三郎前往音樂學院探望好友秦家保,秦家保要三郎提醒表哥留意局勢變化。
雲芳悉心打扮、指導五寳表演身段,並引薦五寳入舞廳歌唱,五寳首唱即獲滿堂喝采,亦在三郎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雲芳五寶宵夜遇歌女紅紅與男人爭吵,雲芳告誡五寳莫對男人動心。
表嫂向三郎抱怨丈夫的冷落,表示沒有愛的女人就像沒澆水的花一樣會枯萎。


第三集
三郎經過舞廳,聽聞五寶練唱歌聲,自告奮勇替代未出席的鋼琴手與五寶練唱,兩人默契十足、含情脈脈,雲芳不悅下達逐客令。
三郎返家,發現姑姑診所遭查封,姑姑感嘆世局變化。
雲芳、五寳為舞廳姊妹淘慶生,眾女人微醺中互抒情傷。雲芳向五寶訴衷情。
雲芳帶五寳看樓,表示想和五寳有共同的家。
五寳瞞著雲芳,前往電台參加歌唱比賽
三郎因為電台徇私舞弊私舞弊內定人選,和評審起爭執。電車上,五寶巧遇三郎,向三郎探聽比賽結果。


第四集
三郎向五寳解釋因評審不公,未獲錄取,五寳得知結果,心傷離去。
王老闆贈雲芳鑽戒,表示求婚,雲芳推辭。雲芳至三爺家欲為五寳還債,三爺表示握有五寳賣身契,雲芳頹然離去。
雲芳五寶城隍廟上香,祈菩薩保佑兩人不分離。
三郎偕秦家保至舞廳訪五寳,雲芳誤會五寳對三郎動情,二人爭吵,五寳憤而離家。五寶茫然不知何處去,只好找三郎,請三郎幫她介紹工作,三郎鼓勵五寶到唱片公司試試。
雲芳擔憂五寶,見五寶返家,雲芳不語……。


第五集
王老闆要雲芳跟他,雲芳笑知心人未必是男人。
五寳得知薪水被三爺扣住,頓失希望,欲跳樓輕生,被雲芳救下。
三郎心情苦悶,找秦家保閒聊,家保點出三郎是戀愛了,但覺兩人不適合,勸他放棄。
牌局上表嫂結識小宋,小宋送表嫂返家,表哥見狀勸表嫂小心交遊…。
三爺到舞廳看五寳演出,雲芳要求三爺還五寶自由,三爺開出天價,雲芳無奈。
三郎思念五寶,見雲芳外出,大膽進入雲芳家見五寶。五寶正為三爺之事煩心,三郎安慰五寶,陪五寶散心。


第六集
雲芳標會為五寶籌贖金,並向王老闆開口求助。
小宋向表嫂打探家中狀況,並向表嫂示愛。
三郎帶五寳到唱片公司試唱,唱片公司經理賞識五寳歌聲。三郎向五寶表達愛意。
情報人員闖入工廠及姑姑家帶走表哥及三郎,姑姑拿出房地契,散盡家財終於救出二人。表哥怒打表嫂,表嫂始知小宋為情報人員身分。
五寳心繫三郎情況,要雲芳先去上班,雲芳形單影隻離去,回首望去,伊人芳心何處?雲芳默然……。


第七集
五寳探視三郎,兩人激動相擁。
唱片公司表示因局勢變化,將暫停培植新人計畫,五寶三郎悻然離開。
雲芳質問五寶去處,五寶隱瞞與三郎見面之事。
姑姑準備搬家,要三郎儘快回台灣避難,表嫂表示要離婚。
雲芳隨五寶外出,發現五寶與三郎私會,雲芳心碎。
三爺手下向雲芳要人,雲芳膽識過人懾服三爺,應允讓五寳贖身。五寶感激雲芳,雲芳要求五寶不可再見三郎。
姑姑要三郎放棄帶五寶回台灣的想法,三郎表示沒有五寶他不會離開。


第八集
為籌五寶贖金,雲芳不惜以自己身體為交換取得王老闆協助。
五寶表示想決定自己命運,雲芳不語取出五寶賣身契,五寶百感交集放聲大哭。
三郎赴雲芳家要五寶跟他回台灣,五寶表示已答應雲芳留下來。
三郎堅持沒有五寶不願離開,姑姑無奈,表哥求助五寶。
五寶前往會三郎,雲芳絕望心碎,五寶要雲芳相信她一定會回來。
五寳陪三郎登船,雖有踟躕與不捨,仍決心離開。大雨落下,一夜未眠的雲芳痴等五寶,遍尋不著伊人的三郎吶喊五寶,五寶一人走在磅礡大雨中……。


第九集
經過戰亂流離,雲芳來到台北,東雲閣成了落腳生存的歸宿;娟娟,一個偶然闖進的生命,再次激起了雲芳心海的漣漪……。
三郎憑藉音樂才華在電台謀得一職,熱衷台灣歌謠推廣的他,卻爲此屢遭長官告誡。偶然間,雲芳聽到三郎主持的節目,寫信欲與三郎聯繫。
娟娟遭酒客灌酒喝醉,雲芳不忍,將娟娟帶回照顧。
音樂同好於酒家聚會,三郎暢談音樂理想,恍然間似乎聽到雲芳的聲音,回憶翻飛湧上,「望你早歸」歌聲中,滿溢宿命無緣的悲泣,眾人默然……。


第十集
雲芳帶娟娟回家,遭房東誤會,暗示雲芳搬家。雲芳照顧娟娟,勸她不要浪擲青春。
三郎播禁歌引起台長不滿,三郎憤而離職。三郎回到老家,阿公埋怨三郎為了追求個人理想使林家完全失去希望。三郎向春子表達愧疚,並告知將舉辦作品發表會。
雲芳得知三郎將舉辦創作發表會,帶著五寳的骨灰前往參加。
三郎致詞,述說創作原由以及對五寶的思念,雲芳感傷落淚。
發表會後,雲芳告知三郎五寶死訊,將骨灰罈交給郎,三郎無法接受五寶已逝的事實。


第十一集
柯老雄看上娟娟,帶娟娟出場,胡阿花告訴雲芳柯老雄曾姘死一個酒女,雲芳擔心娟娟安危。
娟娟狼狽來到雲芳家外,一夜折騰,引起鄰人抱怨,要雲芳搬家。
娟娟夢見母親,告訴雲芳母親被關在豬圈的過往。雲芳憐惜,細心照料娟娟,邀娟娟同住。
三郎面容枯槁到酒家找雲芳,怨嘆雲芳的拆分、哀傷五寶的早逝,雲芳告知逃難的經過,二人唏噓。


第十二集
雲芳與娟娟搬入新家,雲芳彷彿見到五寶身影。
雲芳向娟娟提及五寶,娟娟無法理解兩人感情。
柯老雄強行帶走娟娟,雲芳請柯老雄對娟娟溫柔以待。
三郎陷入失去五寶的悲傷,雲芳黃仔前往探望,發現三郎昏倒在地。
雲芳激勵三郎要為五寶好好活下去,介紹三郎到酒家工作,擔任那卡西樂師。
三郎表現受肯定,雲芳請三郎教娟娟唱歌,三郎開心應允。


第十三集
三郎教唱嚴格,娟娟不耐煩,雲芳安撫兩人。
雲芳請算命師爲娟娟批命,算命師表示娟娟將遇劫數,雲芳憂心。
柯老雄硬闖包廂欲帶娟娟走,雲芳阻止,反被削一頓。
娟娟開始沉淪墮落,以毒品麻木自己。
雲芳發現娟娟手上針孔,獲悉娟娟染毒癮。
三郎至醫院治療眼疾,巧遇多年不見的表嫂,表嫂邀三郎家中便飯,三郎與小宋重又見面,小宋感嘆懷才不遇。


第十四集
娟娟又夢見媽媽,雲芳建議娟娟回老家走一趟。在已荒蕪的豬圈前,娟娟談起父親的暴行與不堪過往。
娟娟毒癮發作,雲芳將娟娟關在房間,強迫戒毒。
柯老雄到酒家鬧場,要求娟娟回來上班。
三郎音樂創作獲出版機會,三郎向唱片公司推薦娟娟當歌手。
柯老雄仇家到酒家尋仇,柯老雄攜娟娟逃出,展開亡命之旅。


第十五集
仇家圍堵柯老雄,柯老雄開槍殺人,雲芳得知消息擔心娟娟安危。
娟娟毒癮發作,柯老雄幫娟娟注射毒品時遇警察臨檢,娟娟遭逮捕。
三郎陪雲芳向小宋求助,救回娟娟。三郎表示終於了解雲芳對五寶的情感。
娟娟毒癮發作,雲芳不忍見娟娟痛苦,只得求助柯老雄。
三郎和唱片公司簽約,提議到雲芳家慶祝,雲芳婉拒,隱瞞娟娟狀況。
雲芳返家,撞見娟娟與柯老雄親熱,無奈迴避,卻又無處可去。


第十六集
黃仔送來表哥來信,三郎攜往表嫂家,但見表嫂小宋夫妻感情和睦,決定不打擾兩人生活。
三郎知視力將喪失,回到老家見阿公與大哥最後一面,並要春子別再爲林家蹉跎青春。
三郎發現雲芳爲柯老雄買毒,怪雲芳不該引狼入室。
柯老雄凌虐娟娟,娟娟發狂拿熨斗敲向柯老雄……
雲芳與三郎至療養院探視娟娟,娟娟已不認得兩人,臉上笑容回復到小女孩的純真…
三郎輕哼「孤戀花」,與雲芳兩人相依緩步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