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晚餐6 Guess Who_公共電視
 
叫我惡魔天后
企鵝家族
守住孩子的黃金屋
變男變女變變變
婚禮顧問的美麗與哀愁
台北不是我的家
買房賣房的仲介人生
我的越南老公
我從南非來
幸福農莊裡的甜蜜風暴
為孩子創業
重 "新" 開始"好嗎?
戀戀芝麻香
真愛不麻煩
西藥房裡的麵包香
追花蜜的滋味
辭職種田去
山林裡的伊甸園
老爸待業心慌慌
媽媽,我要妳改變
賴爸爸上學去
雞鴨行裡紅麴香
我家愛露營
我的格鬥人生
電玩小子的心事
心有千千結
超熟女戀愛季
家有天才音樂女兒
青年頭家的成功告白
小鐵人的秘密心事
小畫家的迷路地圖
當雨人遇上太陽媽媽
廣播電視主持人的幕後人生
給我一個吻
我的老公是泰山
就是要賣便當
我有一個動物園
來去我家HOME STAY
嫁到日本的主婦人生
追花蜜的滋味

農藥?酸雨?
全球各地的蜜蜂神秘消失之際,
『誰來晚餐』跟著30多年養蜂經驗的眉香一家
探索養蜂人家的苦和樂

 

三千萬蜜蜂大軍,遊牧台灣
蜜蜂西施康眉香三歲就跟著父母養蜂,還兼種麻竹,兩種行業都非常辛苦。
康家有600-800箱蜜蜂,每箱粗估5萬隻,幾乎有三千萬蜜蜂大軍。每一隻蜜蜂,都是眉香心心念念的「家人」,因為是這些小蜜蜂養活了全家人。
養蜂人家的辛勞無比,每天彎腰工作,忙碌的採蜜季節,全由人力挑擔, 沉重的蜂箱有五六十斤重,讓康家人人有傷。而眉香肩挑兩個蜂箱的苗條身影,正是宗顯當年深深被吸引的動人景象。

天涯海角--愛「香」隨
宗顯是父母最鍾愛得意的獨生子,在台北念完大學後回台南新化,是雜貨店和五金行兩個老店的小老闆。宗顯和眉香結婚後,不忍心眉香為了採蜜,連做月子多休息一天都不願意,宗顯於是取得家人的共識,自己改行和眉香一起出門養蜂。
夫妻倆在養蜂場默契十足,一個眼神一個轉身,合作無間,不捨得彼此受傷。這份深情讓岳母點滴看在眼裡,慶幸眉香有這樣貼心的護花使者。

 

追花逐蜜,半年媽媽的內疚和不捨
養蜂人家追「花」逐「蜜」而游牧,家在台南虎頭埤,春天三個月在霧峰、埔里收荔枝蜜、龍眼蜜。夏天蜜蜂休養生息,但半夜要在蛇群黑蚊出沒的麻竹園收割麻竹筍。秋冬又開始到南投竹山收三個月花粉。在外地時得借宿同行朋友家,有時還露宿在果園。

眉香和宗顯最大的辛酸,就是只能做半年的爸媽。
小時候眉香目送爸媽出門,想念爸媽的孤單心情最難排解,沒想到長大後,還是承繼養蜂人的宿命,無法日夜守護孩子。採蜜季雖可五天、十天趁著收蜜趕回家,但秋冬收花粉的三個月,可就忙得幾乎無暇入家門。
每每夫妻倆傍晚收工趕路回家,半夜卻又要離家上工,眉香和宗顯總是在車裡流淚。尤其眉香想要好好抱抱孩子,卻又要求自己要建立孩子的規矩,扮演嚴母不能心軟,讓她矛盾心酸。

工蜂姊妹上陣支援,超級無私支援系統
宗顯眉香出門時,兩個小孩的照顧責任就由公婆姑姑接手支援了,三姑負責早班,而二姑,小朋友暱稱她『媽咪姑姑』,自己未婚卻拉拔照顧了三個小孩,她是怎麼做到的?妯娌間儼然另一個女人的「工蜂世界」,分工明確、各司其職,一家人總是說,這是上帝的祝福!

好強蜜蜂媽媽的矛與盾
至於宗顯和眉香的一雙寶貝兒女--讀小二的楷鈞和讀大班的佑佑,又是抱持著什麼心情等待宗顯和眉香呢?
但眉香教養小孩時,為什麼變成嚴格異常的大黑臉?神秘嘉賓能否理解這位蜜蜂媽媽的矛盾心情呢?請鎖定周五晚間九點播出的「誰來晚餐—追花蜜的滋味」。
(撰文/孫芳鵑)



女主人眉香:當我回去想要抱他,可能當下很多事情,他沒有做好,棍子拿起來!所以回家的那一剎那,都會有:不是說好要抱我的小孩嗎?又懊悔又沒有辦法說不去教!

男主人宗顯:眉香她小時候經歷過這種成長過程,她也一直要極力不想要讓我們的小孩也碰到這種成長過程,結果,我們的小孩子也是一樣...希望小孩子能體諒!

兒子楷鈞:媽媽不在家我就覺得很不耐煩,希望媽媽快回來,這樣才能吃媽媽煮的飯。
有時候把枕頭偷拿下去,這是媽媽的,這是爸爸的,這樣我就可以聞到爸爸媽媽的味道!

女兒佑佑:我真的很想媽媽他們回來,很想到爆掉,因為她在養蜜蜂,很想跟媽媽一起去養蜜蜂!


張鳳書:離家有技巧你知道嗎?回來跟出去都要有技巧,我爸這點做得非常好,跟小孩子之間有不愉快,他一定會有個和解,去吃個飯,大家開開心心的,他才走,然後回來的時候呢,我爸一定有禮物,像變魔術一樣,說爸爸回來了!很會籠絡人心,很快樂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