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石與水湳洞,都是在1896年日本政府設立礦場大規模開採之後而形成的礦村聚落,過去多少人慕名而來採金,多少人卻也因此命喪礦場,笑與淚交織而成的採金史,是二十世紀初台灣北海岸最奇幻的礦山傳說。

然而在礦場關閉三十年之後的現在,卻還有一些人、還有一些遺跡默默地守在山谷之間,不願隨歷史的腳步離去,這些人是誰?為何眷戀著黃金城的傳奇?而殘存下來的廢墟、水圳、老街、黑紙厝…又記錄著什麼樣的山城故事?

這是一趟礦業古蹟之旅,帶你懷念魔幻山谷裡的淘金時光,並不是感嘆繁華落盡的淒涼,而是珍惜那曾經擁有的美麗。

Day1, 浩克在金瓜石

。尋訪大粗坑聚落遺跡,當礦脈淘盡、大火燒盡之後,二十多年後再回來的是濃密的雜草綠叢,還有一位不願遺忘家鄉的村民。

。漫步山尖古道,聽村子的雞鳴狗吠,感受山城生活的日常。

。跟著舊水圳道一路越過山野,穿過大石,聽北風吹草木,感懷先人行路不易。

。在祈堂老街,老礦工說著當年街上酒醉金迷的歌舞聲、木屐聲、叫賣聲…如今一切的繁華景象,都被寂靜彌封了。

。在戰俘營遺址,遙想二戰的烽火辛酸,也警醒世人戰爭的殘酷。

。六坑斜坡索道的台車不知道開去哪裡了,只留下長長的鐵軌任憑後人想像。



Day2, 浩克在水湳洞

。在濂洞國小玩全台最長的室內溜滑梯,試著在滑下的瞬間,找回童年的快樂。

。以瀝青和油毛氈覆蓋的黑色屋頂,是居民因應北海岸氣候而生的在地智慧。

。參觀水金九的第一戲院,藝術家的巧思經營,讓老戲院變成現代的山城美術館,以形形色色的創作展演在地的故事。

。來礦工食堂喝豆漿吃饅頭,回味昔日水湳洞生活景象。

。在九份溪邊遠望十三層遺址,欣賞廢墟與自然交織而成的奇幻地景。

 
 
 




金瓜石


水湳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