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導與團隊


導演心語


關於生命的各種牽絆,我們都在找答案

《夢裡的一千道牆》由王小棣參與編劇,並且負責執導, 是部原創戲劇作品。提及植劇場為何要選擇靈異類型劇為創作題材,王小棣認為,不管在特殊化妝,特效,拍攝,剪接、動畫和音樂表現上,製作類型劇對於植劇場團隊,甚至是台灣的影視人才來說,都是很好的嘗試與訓練。《夢裡的一千道牆》戲裡戲外都相當辛苦,遇上相當多的困境,但全體工作人員還是咬著牙,完成了這個夢想。

在劇本方面,與其他兩位編劇柯雁心和吳怡靜一起合作,試圖要讓觀眾在類型劇中,用不一樣的角度看靈異題材,也在內容編排上,維持住本土的感受與在地的精神。在一次又一次的討論下,完成一個或許靈異奇幻,底蘊卻令人感動的故事。

王小棣導演告訴我們他的構思:「什麼是鬼?」是人想像的也好,是感知的也好,其實是人的生命力的延長,執念的延續,情感上的不捨,面對生命短促的遺憾。人對於生命,知道的真的太少了。人是否可以跳脫「真相只有我們眼前事實」這種框架,去包容不同的邏輯?就像《夢裡的一千道牆》的設定,鬼也是要修行的,鬼也是要給予人幫助的,不應該刻板地只是帶來恐懼與害怕。假設有鬼的存在,帶來的也許應該是自我的省思,去探討人與人之間的緣份,哪怕是前世的因緣。我們真的就知道生命的牽絆與機緣關聯嗎?人,不過也在尋找答案。

 

製作幕後


類型劇是台灣影視人才的練兵場
《夢裡的一千道牆》的特殊化妝與動畫特效,花了很長的時間做前置、討論、畫分鏡,動畫導演及後製剪輯的配合,幕前幕後工作人員都非常努力做好每個細節,尤其劇中每每都有幾百顆鏡頭畫面,要配合一個眼神的視覺角度,從攝影師與演員的走位到後期的剪接,都是極具考驗體力及挑戰耐力的過程。

可惜礙於播出篇幅與預算,原先劇本裡為鬼友們設定的小故事,比如在廟裡修行、幫助別人以便「修煉升等」等有趣的設計,無法一一呈現。劇組選擇拍攝類型劇,事實上,是為了要有更多的機會培養人才,類型劇是台灣影視人才的練兵場,唯有釋出機會,在過程中學習和給予;只有碰到問題,才能面對問題。

這是很不容易,但也是很值得的事。 王小棣表示,這次真的很放開地在拍攝,得到了很多寶貴經驗,也證實台灣還有很多很棒的戲劇工作伙伴們在用心努力,台灣演藝圈仍是有很好的未來。 拍攝一齣戲需要幕前幕後許多人付出心血與努力演員的特殊化妝很花費時間和精神。

各自有其故事的鬼友們
兩個等待媽媽的小鬼,一個眼鏡鬼,一個老鬼,一個婦人鬼,還有一個由陳禕倫客串的厲鬼,這些鬼友們的設計,各自有各自的故事和放不下的羈絆與宿願,有時甚至痛苦地寧願萬世不投胎為人,也要動念涉入人間的事,就因為那個放不下的念、捨不得的人,這是慈悲?還是恨?

★每個參與演出鬼友的演員們,都要經歷長時間的裝扮與排練,除了畫上白色的鬼臉外,在白臉上為了突顯視覺效果,於是討論出了靈體線,用力地演鬼,也呈現那個世界真實念頭的無極限。「還想」這個角色是鬼魂,是一個執念,小棣老師說當時在設計時,直接就是設計成一個可愛有萌感的原型,會讓人想要關心。透過這個角色與劇中主角互動,具有無形的影響力,讓《夢裡的一千道牆》壓抑的情節稍顯緩和,也牽扯著主線的故事情節。

節目介紹

世上真的有鬼嗎?這是一個對鬼不友善的世界嗎? 鬼是什麼?人的心念與其有何關聯?與其他植劇場的劇集比起來,《夢裡的一千道牆》更富原創性、更具實驗、更具想像力,拍攝視角更自由。本劇由王小棣導演親自編劇執導,集結黃河、莫允雯、徐鈞浩、張逸軍、陳禕倫等人演出,黃健瑋參與客串,導演用跳脫寫實的方法,表現人所處的世界,也許有不同的力量和空間存在,甚而有千絲萬縷的因緣牽繫其中。

故事
徐曉青與徐曉帆姊弟自小被父親拋棄,在親戚家度過了黑暗悲慘的童年,長大後也奮力掙扎地活著,姊弟兩人恨著爸爸,卻又渴望著父親的愛與關注;而沈啟光是建築師家庭的少爺,看似無憂無慮的他,有著打不開的心結,因為工作的因緣際會,他與曉青姊弟碰在了一塊。


在鄉下,阿龍和爸爸同住,他們是一對可以與鬼溝通的父子,過著與人群幾近隔絕的生活,但因家產土地問題,引來黑道建設公司的意圖不軌。阿龍因為爸爸,與一群鬼友結緣,因而鼓勵了「一股執念」去修練成形,並取名為「還想」,「還想」要去完成在人間時未竟的執念。


這一天「還想」與鬼友們在一起,巧遇了徐曉青,而有了心痛的感應⋯⋯

人物介紹

徐曉青(莫允雯 飾)

母親早逝,父親另娶,曉青和弟弟徐曉帆相依為命,但弟弟患燥鬱症,砍傷過同學,曉菁因此放棄了出國進修的機會。有美術天份又勤奮創作的曉青,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困擾,就是她從沒睡過一次好覺,每晚一定惡夢連連,常常在惡夢中奔逃、哭泣或呼救裡驚醒,甚至夢遊。在公司一次「平行世界」遊戲的案子中,認識客戶端的負責人沈啟光,兩人之間的緣份就此展開。

★王小棣找莫允雯演出徐曉青一角,是因為她整個人像是小動物般,帶有一種有口難言的原始美感, 眼神中流露出許多令人難解的心事。莫允雯內斂的表現,讓人驚豔。

沈啟光(黃河 飾)

留學回國的建築師,外型俊秀的青年,個性優柔寡斷,每天我行我素。他常常昏昏欲睡,旁人都覺得他是個睡不醒的少爺,還替他取了個外號叫「威克阿普」(Wake up)。其實,啟光心中有個小學時發生的祕密,令他始終什麼話都說一半,心底彷若有道打不開的門。啟光與母親及叔叔沈昌國同住,也在叔叔的公司上班。
啟光的生活起居有母親及傭人打理,過得優渥但沒有方向,而這種沒有目標的壓力與隔絕的孤獨,也從來沒有人了解過,直到他加入「平行世界」的案子,認識了徐曉青姊弟,日子從此有了不同的覺醒與變化。

★黃河在演出前,屢屢與小棣導演討論沈啟光這個角色,因為沈啟光是少一根筋,待人接物不知所謂、沒有生活重心的角色,表演難度很大。黃河用了個人化的方式呈現,讓人感覺黃河就是沈啟光。

徐曉帆(徐鈞浩 飾)

他原本是資優的高材生,沒想到剛上大學就突然情緒爆發,無故在校園將大學好友砍傷,因而入獄有前科,學業也中止。姊姊曉青負起了賠償的重擔,沒日沒夜地工作還錢。曉帆始終像個不定時炸彈,整個人也精神耗弱,不能受到刺激,曉青始終小心翼翼地照料著他。

★王小棣導演表示,徐鈞浩本人是一個文藝青年,平常逛影展,愛看書,形象比較斯文的他,這次演出很常暴衝的曉帆,是為了要激發演員的潛力。而徐鈞浩從文青眼神中開始流露出殺氣,代表他這次相當進入徐曉帆這個角色,完全是由內在演繹出來的表現。

阿龍(張逸軍 飾)

臉上有著明顯紅色胎記的青年,是鬼友們口中的師兄的獨生子,在老房子裡及鬼林間成長。他熟悉儀陣法事,臉上的印記也讓他有點與眾不同,個性雖自卑敏感,但感情細膩、內心單純。他無意間與流氓建商小吳(陳禕倫飾演)扯上關係,也與鬼友執念「還想」有著一段人鬼友情。

★飾演阿龍的張逸軍,台灣第一位以舞者身分進入太陽劇團的成員。王小棣導演表示,張逸軍長期練舞,他手腳上長繭的模樣,正巧跟阿龍長期做木匠工作的鄉下土味很像。極具藝術天分的張逸軍,是個喜愛分享自己的表演藝術家,他為自己打下紮實的功夫,在稍顯年輕的外表下有一顆強大火熱的心。

小吳╱厲鬼(陳禕倫 飾)

小吳是建設公司派來收拾阿龍家土地的小流氓,身材強壯,面目英俊,他陰沉、富心機,但觀察力極強,擁有圓滑的手腕,很會與人應酬。

★分飾厲鬼的陳禕倫,要戴上超大片的有色隱形眼鏡,長時間演出之下相當辛苦。王小棣導演表示,陳禕倫科班出身,外型亦正亦邪,是很自律又能吃苦的演員。

還想(楊傑宇 飾)

原為無形的魂魄,只是一抹流動的念頭,剛開始或許連鬼都稱不上,只是個差點被其他鬼友吃掉的無形。但因為阿龍的幫助,慢慢找回生前記憶,明白了自已為什麼還在人世遊蕩的原因。為了獲得形體,解決心中放不下的牽掛,開始踏上千辛萬苦的修行之路。

師兄(吳昆達 飾)

阿龍的父親,個性獨行陰鬱,有能看見鬼友並與其溝通的能力。他的妻子離開他跟阿龍之後,遇人不淑而過世,這件事他一直放不下,所以一直在鬼界人間邊緣當橋樑,固執地等待亡妻的鬼魂現身。

阿冠 (管翊君 飾)

曉青公司老闆,聰明機動,年輕的創業家,但個性倔強,脾氣相當暴燥不安,總認為自己有實力、有創意,不需要向客戶低頭。

圓圓(朱盛平 飾)

曉青的好友,阿冠的伴侶,她貼心的支持曉青姊弟兩個,一直都非常瞭解曉青家的狀況…

林文樸(吳岳擎 飾)

九十年代初,文樸28 歲出國唸書回來,抵不過父母的壓力,在自已家裡的公司上班,但是自小和父母生活習性和價值觀念的差距,卻讓他越來越有壓力。和雨霏的相識相戀,更讓他見識了父母對財富與成就的狹隘執著,他們在知道雨霏父親的醜聞之後,更是明言反對文樸和她交往。

★王小棣表示吳岳擎是個很可愛的演員,眼神隨時發亮的他,個性很認真,之前在《荼蘼》一劇裡演出趙輝一角,可愛的個性和口音,也將女主角楊丞琳逗得開心,私底下的性格讓人喜歡跟他相處,然而這次演出《夢裡的一千道牆》,在拍攝現場,他讓真正的自己安靜下來,不是在外表上呈現的鬍渣造型、而是他沉穩演繹的舉止,這次他做到了讓自己的表演往內斂的方式前進,未來的他可望在演技上更上一層樓。

江雨霏(劉心宇 飾)

雨霏是一個出色的新聞記者,在工作要更上層樓時,沒想到母親心律不整,需要她的照顧,而父親是國際知名畫家,卻又發生醜聞,弄得人盡皆知。所幸男朋友文樸全力支持她,情深愛篤之際,卻不幸地發生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