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鶯

夜鶯

穿越古今東西,夜鶯悠遊啼唱

    2014年波蘭羅登大眾劇院(Jan Kochanowski Powszechny Theatre in Radom提出邀請,希望由無獨有偶幫他們製作一齣偶戲,我們為此感到無限欣喜與榮耀:臺灣的當代偶戲受到了歐洲國家的肯定!安徒生童話歷久彌新,最適合為東西合創穿針引線,而《夜鶯》故事裡的中國背景提供美術視覺發揮的空間,可為歐洲觀眾帶來異國風情的想像。

戲偶美術設計葉曼玲利用紙雕獨特的銳利線條,打破傳統偶頭較為扁平的溫柔曲線,跳脫既定的中國審美意象,希望讓角色個性更為鮮明立體,也有利於劇場較後座的觀眾看到偶的表情演出形式上除了傳承傳統中國杖頭偶的操偶、還研發許多新的操偶方法,比如說三個朝臣連體在一起,常常拉拉扯扯意見不合,幽默地呈現了宮廷場景,藉此由偶的操作的形式來隱喻官場的勾心鬥角。

創作團隊精心設計的橋段藏在細節裡,隱喻著這個東方寓言中,關於友情、信任,甚而是科技過度運用的訊息。簡約圓形舞台上,舞台圓柱及布幕的複合變化,讓場景化繁為簡,節奏明快流暢,復古且東方味十足。波蘭作曲家撒拉伯(Piotr Salaber)為本劇譜寫生動優美的配樂,船夫歌詠春、夏、秋、冬、季節更迭的船歌貫穿全場,隱喻皇帝一生的變化和醒悟,最後並以春回大地作為生生不息、希望重生的象徵,詩意雋永。

    《夜鶯》在波蘭連演22場,得到觀眾熱烈喜愛,羅登劇院總監銳布卡(Zbigniew Rybka)肯定:「這次合作成果遠超越我的想像:一般戲劇較依賴文本與角色的衝突,再加上舞台、服裝、燈光輔助,但《夜鶯》完全是一個整體,所有的劇場元素沒有間斷地融合在一起,不斷地創造氛圍和傳遞舞台訊息,敘事手法具有生動描繪力,呈現舞蹈或音樂般的流暢感。」

    在台灣,西方故事比較能吸引票房,感謝這個國際合作讓我們回過頭來做了一個東方味十足的作品,嘗試如戲曲般簡約卻饒富象徵的方式來述說故事。《夜鶯》主題迴繞在自由與愛中,富含智慧與哲理,藉由「偶劇」跨越文化、跨越國界、深入人心的特質,我們創造了一個充滿個性,亦中亦西的想像時空,讓經典童話和我們的現代生活相互對話!(鄭嘉音/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藝術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