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將至

 暴雨將至

    動見体《暴雨將至》靈感來自郭寶崑1987 年所寫的劇本《傻姑娘與怪老樹》,思考其與現代社會連結的意義時,找到一個很好的轉化點,將其中老樹與小女孩的形象轉變為一個需要長期照護的老人及其孫女,於是這齣戲靈感雖然來自《傻》劇,卻生出完全不同的面貌,成為探討現代家庭長期照護問題的一齣戲。

    既源於生活,發展過程就必須從生活裡面去探索、去尋求,正因為貼近生活,表現手法盡力撇除「表演」,讓戲劇張力從最平常普通的對話裡去發生,讓觀眾留意到話外之音、難言之隱,和樂輕鬆氣氛底下的不安,彷彿一觸即發的齟齬。

音樂及肢體依然是創作中不可缺少的符碼,牽引記憶的曲調、無法言說的情感與情緒,運用非寫實的表現手法穿插在寫實場景之間,敘事時序的倒錯引領觀眾拼湊因果、各自體會。即使揭露的事實悲傷而殘酷,面對的人性軟弱而幽暗,仍要溫柔以待、寬容以對,這是整個創作中最重要的事情。

    面對「長期照護」,我們在照顧別人時,我們的耐性能持續多久?我們有知識,我們有溫暖,我們有細緻的悲憫之心,但我們能持續多久?是不是我們的知識不夠?是不是我們的溫暖不足?因為我們自私的習慣,悲憫之心的向下沈淪,而我們是維護者,也是加害者?《暴雨將至》於焉誕生。